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心情  >  正文

走出戴望舒的《雨巷》

曾经有个少女,带着紫丁香的忧郁,迟疑着,走进戴望舒雨巷——

(多少天了,却走不出丁香的阴郁和伤感)

就这样,我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寞的雨巷。雨滴一点点从伞边滑落到脚边,再一滴滴从凉鞋孔里挤出来,好绵长的雨季!抬起头,收了雨伞,仰望天空,也许虔诚能感动上帝。

湿漉漉的头顶上什么时候遮上一把大伞?蓦地回头,个子真高,看着你坦然地咧着嘴笑得好真诚,竟发觉什么都不需要解释。轻声问我“可否愿与我同行?”我羞涩地笑着跑开去,雨滴飞溅和大伞留给过去,寂寞和惆怅毫无保留交给一个人,那时,心里竟百次地欢呼“认识你真好”。

终于手牵手我们相携着一起走,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居然在雨巷接续起来。天空下着雨,我们沿着雨巷漫步,你一直重复同一名歌词“归期小城总是风雨兼程”,从小亭躲避大雨的轻袭后,你执意要送我回家。其实,你要我知道你的真诚,只要我知道你很执着,就已经足够了,至于我家的住址和电话号码知不知道并不重要,你说对吗?

伸出手,在雨中轻牵一下,算是道别,径直向前走,真害怕一驻足会挫伤我仅有的一点点勇气。

(伤感的丁香树,飘飘零零摇曳暮秋的思绪,云一般的秀发上,点点弹落的为何只是黄昏雨)

好多日子,雨巷中行进的只是我孤独的身影。也许我真的伤了你的心,想流泪,雨点却一阵阵扑上来,心里总有一点点奢望,也许有一天你会在雨巷突然出现。第一天,第三天……日子终天不可以扒着指头计算,每一户人家,每一堵墙壁,依稀刻下许多记号,终于有一天,你来了,还是那般高大和清爽,用目光迎接我的到来,说什么也不适合,一起扔掉雨伞,向雨巷深处跑去。

你说有一天会扛起一座大山,我偷笑,恐怕灌木丛你都拔不起来;你说在雨天,你可以站一个世纪,为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听后好感动,庆幸在这凄凉的雨夜,心儿从此不再流浪。

(前方,是否有小院停泊我感情的小舟)

我是踏着这样迷惘的雨季走进雨巷的,我多愿与你起在泥泞中奔跑、狂欢,多愿在陷进泥泞时,你能拉我一把,多愿穿着沾满泥巴的鞋从人群中走过,以证实我们走的是自己的路。可你还是低下头,扶着开满紫丁香的篱笆,问我旅途可否结束?

(雨巷到哪里才是尽头,风呀雨呀竟都留不住你的身影)

摸着被雨淋湿的玻璃墙,我哭着,跑着,那怕你迟疑地驻足一步,我会忍不住叫出你的名字,可你还是走远了,那样从容,那样从容。

暮秋终于过去了。

明天在太阳升起的地方,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勇气继续走,爱神,请给我足够的力量,让我起出戴望舒长长的雨巷,那么许多年后,在书的背面,将这样写:

那个带着紫丁香芬芳的少女,终于走出了雨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