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心情  >  正文

小姨

表妹的婚事越来越近了,本想借此机会,让母亲她们老姐妹三个住在一起聚一聚,我也好在她们身边敬敬孝心。常年在外面,一年里大概有一次见到她们的机会,所以一直以来心里都有一份深深的歉疚。但是昨天母亲打电话过来说,两个姨家里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脱不开身,只能在婚礼那天见见面。看来这个心愿是很难实现了。

姐妹三个,母亲是老大,因为那时家里经济条件有限,只能供母亲一人念书,学习优秀的两个姨姨不得不放弃学业,母亲为了此事歉疚至今,记得很小的时候,她就常常给我和哥哥姐姐讲,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两个姨姨。其实母亲这样说,还有更主要的原因,当时母亲是我们小学的校长,父亲又常出差在外,先是二姨帮着带大两个哥哥,她嫁人以后,由小姨带大我和姐姐,所以我和小姨有着很深的母女情结!

小姨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爱芬,据说是母亲取的,她很漂亮,特别是两只眼睛特别大,水汪汪的清澈透明。听姥姥说,以前有一个卖豆腐的,每次走到姥姥家门口的时候总会大声的吆喝一句:“卖豆腐喽,大眼!”这大眼说的就是小姨。小姨的手很巧,会织漂亮的毛衣围巾,还会用色彩斑斓的线绣出好看的花儿和小动物来,最让我开心的就是小姨从母亲买回来的上海裁剪书上学做我最喜欢的裙子,现在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件很像现在流行的韩式裙子,淡淡浅浅的蓝色是我最爱的,小口袋和领口上面绣了几只五彩的蝴蝶,小朋友们羡慕的不得了。小姨穿的衣服我不记得有多漂亮,只记得她有两条黑黑长长的大辫子,用黑绸子在下面系两个蝴蝶结,在当时看来是一种朴素的妩媚,却不知那黑绸子是小姨从姥姥的新裤子裤脚上剪下来的,至今她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会笑,我想,也许对于小姨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美丽之举了,当时的她一定很满足很骄傲。她会把铁筷子放在火上烧红了给我们把头发卷出一个个的小花,虽然只能保持几天的时间,也够我们臭美一阵子了。

不记得小姨是在我几岁的时候出嫁的,她出嫁以后,一放假就会让姨父接我和姐去她家住,一住就是整个假期。怕我在她家会闷,会吵着回家,她总是满足我的所有要求,给我讲故事,在院子里搭秋千,晚上让姨父带我去看录相看电影,有时跟着姨父去城里玩。现在都记得小姨和姨父给我讲的故事,偶尔也会再讲给女儿听。记得有一年的寒假,快到过年,姐回去了,我忘了是什么原因没有回家,一直住到元宵节的前一天,父亲也是一年和我们团聚的时间很少,而我又是家里最小最听话的小燕子,所以他执意要接我回家,就在元宵节的晚上,骑着自行车走在土路上,四面都有人家在放焰火,清冷的空气,绝美的烟花,不由得发出一阵阵的赞叹,有时索性停下车子来看个够。村里一派过节的气氛,哥哥姐姐把给我留的好吃的东西都送给我,可我却哭了,小小的心里,突然觉得不应该离开小姨,她有多希望我能留下来陪她一起过节,可是我当时却没有想到。

等我们长大了,小姨也有了孩子,但还是会时常去看她,上了中学以后一直在外面,就很少再看到她,还好,她有了自己的儿女,她的爱也有了寄托。最近的梦里总有小姨,打电话过去才知道她生病了,前不久做了手术,正在家里调养,好在并不是什么大病,伤心之中也更多的欣慰。等过两天来了,一定不让她回去,好好住一段时间。

只愿小姨天天舒心,自然身体会好,一切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