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心情  >  正文

蚂蚁与蚜虫

在灿灿红日下,在朗朗乾坤中,各种植物遭受着干旱,虫咬的双重折磨。它们痛苦无奈,奇痒难挠。不时,有几片彩云在高空故做姿态,从遥远的天边飘然而至。每当这时,旱苗们欣喜若狂。可悲的是,它们总是空欢喜一场。

一阵阵热风扑面而来,捎带着林中高音歌手——蝉儿的颂唱:

热辣辣……啦……我们享受着阳光啦……啦……

在叶片的正面,也就是阳光照耀的所在,蚂蚁们把自己打扮成了包公的摸样,并自诩为庄稼的保护神,装出一副忠于职守的样子。

在叶片的下面,在植株的背阳面,密密麻麻爬满了蚜虫,它们正拼命的贪婪的吸吮植物的汁液,如同动物身上的寄生虫,把自己养得肥肥胖胖;在叶子的正面,也就是阳光照耀的所在,蚂蚁一副勤勤恳恳的样子,在叶片上来去匆匆,忙忙碌碌。它们不时的安慰着枝叶:我们高举利剑,正在全力打击吃喝你们血肉的可恶的虫子,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一面说着一面举起黑色的手臂,作出极其夸张的打击动作;丑陋的蚜虫被打击后,屁眼里流出浓稠的体液,植物们高兴极了,以为有了救星,以为害虫受到了重创。看来,虫害指日可灭!

植物们对蚂蚁感激不尽,欣喜若狂,在热风中舞蹈着,期盼着;蝉儿更加卖劲的唱起了高亢的颂歌;癞蛤蟆在污泥浊水之中,也乘机鼓噪不已。

植物们出于感恩,腾出地方,让蚂蚁在自己的身边筑巢安家,并为之遮风挡雨,甚至捧出自己毕生所得,不惜供献自己的子孙——种子,供恩人食用,使恩人衣食无忧。

蚂蚁们对此视为理所当然,把植物的子孙搬来装满了粮仓,尽情享用。

蚂蚁们忙得焦头烂额,植物们感激得涕泪横流。

蚂蚁们一方面在植物身上身下巡逻,似乎恪尽职守,一方面拍打着蚜虫的肥臀,使它排出更多的体液,蚂蚁享用着蚜虫牛奶般的馈赠。

在蚂蚁的刺激下,蚜虫们更加肆无忌惮得吸吮着植物的血液,并大量繁殖。蚂蚁们也恪守暗诺,保护蚜虫们不受伤害,对蚜虫的子孙——蚜虫的卵,也是悉心呵护:艳阳天的时候,它们把虫卵搬出来凉晒,阴雨天,就把虫卵搬到自己的巢穴里安放起来。俨然一个细心的养殖专业户!

田野里,一片叶子被蚜虫吸干了血液,叶子枯黄了。随后,一株株,一片片庄稼枯黄了。这时,蚂蚁们忙着给蚜虫搬家,移到一株绿油油的植株之上。

在炎炎烈日下,蝉儿依然唱着高亢的颂歌,癞蛤蟆还在鼓噪不已;在朗朗乾坤中,云彩尽显风采;庄稼一片片枯萎。

在叶片的正面,蚂蚁忙着巡逻;在叶片的背面,蚂蚁享用着蚜虫的贿赂。

在被油晗(别字,意思是植物被蚜虫所害后,在叶面上生成的虫蜜)了的植株旁,飞舞着各种采蜜的野蜂,犹如八国联军的瓜分。

一株株,一片片庄稼枯黄了。蝉儿依然唱着高亢的颂歌,癞蛤蟆还在鼓噪不已,云彩不停的骚首弄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