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欣赏  >  正文

清香(外两篇)

一场夜雨,洗去了几日的闷热与尘埃。这个清爽的早晨,在鸟儿婉啭的啁啾里,阳光徐徐拉开帘子,爬上窗棂站到屋顶。我腰上系着绣花围裙,正将洗净的白米倒进饭煲,添水,煮沸,再轻搅几圈,火力调到低档。

院子一角,西红柿从绿叶中探出一抹羞色;碧绿的苦瓜在微风中荡着秋千,瓜蔓已爬到了邻家的墙头;紫茄子湿漉漉的,上面还滚动着昨夜的雨珠。我东摸摸,西看看,百般不舍地摘下两根苦瓜和一只胖胖的茄子。

回到厨房,起锅将茄子蒸上,又紧忙着将苦瓜细细地切成片。铁锅里注入花生油,烧热,放进切好的红辣椒和葱姜丝,将苦瓜片倒入,翻炒。瞬间,香味四散……那边锅里的茄子也熟了,取出,撕成条,洒点细盐和味精,用蒜泥和麻汁拌好。

饭桌上,宛如一幅清新的水墨画:白米粥热气袅袅,蒜泥茄子甜香扑鼻;白瓷盘里,碧绿的辣炒苦瓜则如唇红齿白的玉美人。我食欲顿开。这个早晨,我用一碗热腾腾的白米粥,几箸清淡的蔬菜,温暖滋润了久无食欲的胃。

恬静

中午,阳光仿若给大地铺上一匹亮闪闪的绸缎,晃得人睁不开眼。我拉上纱帘,继续在史铁生的小说里游弋——

奶奶的声音清清明明地飘在空中:“哟,小人儿,你醒啦?”

奶奶的声音轻轻缓缓地落到近旁:“看什么哪?噢,那是树。你瞧,刮风了吧?”

奶奶也坐到亮处来,说:“瞧瞧,风把天刮得多干净”

奶奶扶着窗台又往外看,说“瞧瞧,把街上也刮得多干净”

……

于此,整个世界似乎突然静下来,连同我的人和思想,一起沉浸于“奶奶”营造的语境中。片刻,外面传来轻微的“噗,噗”声。我抬起头来,想了想,哦,那是没有坐住果的石榴花托坠落的声音。谁说花落无声呢!起身,我也扶着窗台眯了眼往外看——

没有风,没有“小人儿”听来美妙的、飘飘的、缓缓的,摇篮曲一样的风。但天空亦是干净的碧蓝。院子一角的葡萄架上,浓密的叶子和一串串青绿的葡萄纹丝不动。好像睡着了。几只蜜蜂在窗前的石榴树旁嗡嗡盘旋。地上,是一层落花——细细碎碎,斑斑点点的红石榴花瓣。

再回到书桌前,灼目的阳光已仿佛走远,只留下“奶奶”絮絮的话语在耳畔萦绕,心,却如山石间的一泓泉……

暖馨

我蹲在沙发前,给儿子洗脚。

儿子的脚丫白白胖胖,小鱼儿一样从我手心里滑脱,在清澈的温水里一阵扑腾,然后歪着脑瓜,望住溅到我脸上的水花调皮地笑。

我用柔软的毛巾珍宝一样裹起儿子的小脚,伏下身:“妈妈闻闻,洗得香不香。”儿子乖乖地将脚伸过来。

“唔,好香,来,咬一口!”我忍不住张大嘴巴,轻轻咬住那只可爱的小脚丫。“哇”,儿子睁大黑油油的眼睛,整个人缩到沙发里。瞬间便回过神来,咯咯欢笑着,一只脚主动伸至我嘴边:“妈妈,咬,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