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欣赏  >  正文

身为女人要化妆

梁实秋老先生曾说过:上帝给了女人一张脸,女人们自己还要再造一张脸。云想衣裳花想容,每个女人都是喜欢妆扮自己的。

化妆的女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女人。女人化妆不仅是一种美丽的提升,还是一种能量。这种能量体现在上了妆的女人身上,会不自觉的增强了女人的心理自信度,鼓励和激发着女人的全部热情。试想,一个连自己的妆容都懒得去打造的女人,会有足够的热情去开拓和打造美丽的人生吗?诚然,也不乏许多素面的女人,姹紫嫣红中保持着那份不施粉黛的清纯,更有很多大男人公然的说最喜欢“素面朝天”的女人,而所谓的素面,也只不过是一个化妆的界限罢了。

其实每个女人内心都希望着自己在素面的时候能比上了妆的自己漂亮一些,然而,当真实的面对生活和自己的时候,女人都会抱过她的化妆盒,或轻或重或浓或淡的为自己化一点妆。即便是再不喜欢化妆的女人,也要照照镜子调整一下自己的形象才能走出家门。

有这样一位好友,从不化妆,可是一个周末和老公约好去婆婆家,因起床起得晚了,忙完了早餐,收拾好房间,时间上也不早了,匆忙换了衣服拉了老公要出门的时候,平日里粗枝大叶的老公看着她轻轻一句:嘴唇有点苍白,涂点口红吧。一时间女友呆了一般,从此她的梳妆镜前也有了种类繁多的化妆品。后来谈起此事,女友说,那时心里不只是感动,更多的是汗颜---男人眼中如此在意身边的女人是否光鲜,女人自己却不懂得把自己打扮。而另一女友恰恰相反,一直以来就习惯了浓艳的妆容,加上她本身就漂亮,嫁之前难免有很多人对她诽语流言的。可最终谁也没想到是一个本份保守而又有点古板的男人把她娶回了家。现在已是人近中年的她仍然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如同小女孩子一样的时尚和鲜亮,提起老公,她一脸幸福的笑容告诉女伴:老公是很守旧,可是他也不愿意黄脸婆一样黯淡的女人天天陪伴在身边。

所以说男人也一样,无论什么样的男人,大都不可避免的犯一个毛病,那就是能够接受一个从早到晚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永远都是素面无华任韶华尽逝的无色彩女人。他们虽不会对一个卸了妆能把人吓跑的“美女”产生好感,但也绝不会对一个总是素面青黄如同性一般的女人打心眼儿里喜欢。相反,男人嘴上说喜欢不施粉饰的素面女子,骨子里却对懂得美丽技巧的女人更是情有独钟,明明知道这份美丽有很多刻意打造的成分,可面对这脱颖而出的美丽“诱惑”往往都会败在这靓丽面前。

女人在乎自己的容貌和形象是一种瘾,且不说花枝招展的女人丛中女人们各自尽显风采、风格迥异了,单单两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她们内心里都不自觉的比较着谁更漂亮一些,谁更有着引人注目的魅力和情调,这与年龄和身份没有关系,与份量和内在也没什么关联。

聪明的女人不仅懂得怎样温柔可人千娇百媚,重要的是她们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风格和气质,懂得用适合自己的妆容来扮靓自己,素面朝天皆自然,浓妆淡抹总相宜,使得原本普通的自己变得风情万种光彩夺目,使得原本姿容出色的自己更加超凡脱俗了。

所以说身为女人真是一件幸事,美丽之上可以尽情的包装自己。再想想那些专门用来形容女人的经典而美丽的词汇,女人的骄傲还不够吗?此生生为女人,就把自己妆扮得漂漂亮亮吧,“粉面”也好,“素面”也好,只要把握好美丽技巧的那个浓淡和谐度,就是这个世界,也是男人眼中一道魅力四射的风景。

身为女人真是一件幸事,美丽之上可以尽情的包装自己。再想想那些专门用来形容女人的经典而美丽的词汇,女人的骄傲还不够吗?此生生为女人,就把自己妆扮得漂漂亮亮吧,“粉面”也好,“素面”也好,只要把握好美丽技巧的那个浓淡和谐度,就是这个世界,也是男人眼中一道魅力四射的风景。(作者自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