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有意思

阅有意思  >  散文  >  欣赏  >  正文

梨花总是随人泪

梨花总是随人泪,傲雪酬云半世痴。

多想在那年与你相识!那个看着墙上的画不住笑着的小女孩,那个看到电影中挨饿的孩子就会流泪的小女孩,那个学起歌跳起舞来惟妙惟肖的小女孩。那年,你在哪里?

多想在那年与你相识!那个留着黑黑长长直发的少女,那个穿着白色连衣裙娴静腼腆站在夏风中的少女,那个把心事写成诗然后写满整本日记的少女。那年,你在哪里?

多想在那年与你相识!伸出手握不到明天的我,在街上孤独踯躅的我,梦一次又一次破灭的我,在生与死之间徘徊的我……。那年,你在哪里?

没有人能明了历尽风雨的跋涉有多么艰难,日日月月,岁岁年年,往事如烟,岁月留痕,苦苦等待一条可以回家的路。沧桑尽过,谁还敢期待一次深情的注视?本以为生命中不会再有歌声,灵魂早已粉碎成一串串泡沫,随海的神话升腾,消失,再无踪迹。

冥冥之中,是什么样的等待,指引我带着满心的伤痕与你邂逅?也许前世在盛开的梨树下,我们曾有过执手泪眼的承诺,随着片片雪白梨花飞舞,落了一地的忧郁。到了今生,隔世的记忆,宿命的安排,先使我们相隔天涯,然后带着一身的孤寂和疲惫,在遥远的异乡邂逅,在世俗的红尘中倍受煎熬。

开始在每个夜晚,数着一片片洁白的梨花瓣,重温我们前世的承诺。

记忆重新鲜明,泪眼许下的承诺注定还要泪眼的呈献。你把深情给了我,就把痛苦给了我,我把疼爱给了你,就把无奈给了你。痛苦最深的时刻,就是彼此燃烧至灰烬的时刻!

我的今生太过平凡,还带着无法抹去的悲怆,多想化做一片孤傲的雪花,给你原始的纯洁和美丽,给你所有的当年,可命运只让这样的我这样的与你相识,凭添许多难以言说的哀愁。

有些伤你看不到,有些泪你听不到。难道你真的不明白,这样的我懂得去珍惜你,这样的我在用余下的生命爱着你,这样的我愿意用执着换来你的快乐,这样的我疼着你的泪,疼着你的喜,疼着你的梦,疼着你的痛!难道只有悬崖边的纵然一越,才能使你相约我们的来生?

冬天来了。亲爱,你看,那漫天飞舞的雪花,正孕育着点点的梨花白!